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买单者薛荣年

2019-02-02 23:12:50

“买单者”薛荣年

文/吴君强

5月11日,周六,和往常一样,薛荣年从深圳飞回了合肥的家,与妻子共度周末。

不过这次回家,心境有所不同。就在前一天,证监会公示了对万福生科案的处罚结果,作为平安证券前总经理的薛荣年被追责,除了被罚30万元以外,还将失去从业资格。华林证券也成为这次处罚的受伤者,除了董事长兼CEO薛荣年外,总裁曾年生及总裁助理崔岭都将被撤销从业资格,很可能被迫下课。

意气风发的投行大佬们,如今将何去何从?

华林“躺枪”

证监会首次对中介机构高管的“连坐”处罚震动业界。在万福生科一案中,保荐代表人吴文浩、何涛被撤销保荐代表人资格,撤销证券从业资格,终身证券市场禁入。与此同时,对保荐业务负责人、内核负责人薛荣年、曾年生和崔岭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撤销证券从业资格。

三人均是平安证券的前任高管,薛荣年时任平安证券总经理,曾年生时任平安证券总经理助理兼投行事业部总经理,崔岭是投行部执行总经理,负责内核。2011年,在平安证券那场着名的“出走风波”中,三人先后跳槽到华林证券。

薛荣年出身投行,也是平安证券投行业务领军人。离职近两年,仍然被严惩,彰显了监管层要彰显一追到底的惩治决心,不过在华林证券看来,自己是“躺着也中枪”。

证监会在对万福生科涉嫌欺诈发行及相关中介机构违法违规案的通报中称,中介机构主要负责人要承担起管理,从项目遴选、项目论证、原始材料提供、尽职调查等各个环节,项目各环节签字人员均要承担相应。

据此,华林证券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如果按照‘签字人员承担’的原则,该被追责的应该是公司的法人代表,作为具有法律效应的招股说明书,除了保荐人和项目协办人的签字,再就是公司法人代表的签字,而薛总并不是法人代表。”

万福生科2011年9月27日上市,正是这一年,平安投行开始出现动荡,年底薛荣年出走平安,空降华林。

让平安不满的是,平安证券投行大半个团队都追随薛荣年,加盟华林证券,目前华林证券有41名保代来自平安,这让平安证券异常愤怒,曾多次到当地监管部门投诉。

当初整个投行团队出走的真正原因仍是个谜,用保代降薪、混业经营文化冲突似乎都无法解释,可以肯定的是,薛荣年团队与平安证券从此生下了嫌隙。

“我只是个打工仔”

提到平安证券的辉煌,不能不提到薛荣年。草根出身的他,13年前只身从合肥南下深圳,在平安证券奋斗了11年,从部门经理做到了公司的总经理,他一手拉扯的投行团队曾爆发出惊人的能量。2007年到2011年连续5年共完成超过150个IPO和再融资项目,市场占有率超过10%,其中2009年和2010年IPO承销公司数目行业,是创业板和中小板的券商推手,一时间“平安模式”抑或是“薛荣年模式”成为行业热议话题。

高效、快速、流程化、批量操作,大概是曾经的平安证券投行给人的主要印象,一个保代手上多的时候有五六个项目在运转,伴随着这种高效的模式,一直争议不断,从胜景山河到万福生科的事发,让薛荣年和他的团队饱受质疑,被指其风险管控过于粗放。

据接近薛荣年的人透露,薛荣年曾私下抱怨,平安的项目暴露问题相对较多,与其保荐公司数量大有直接关系,国信、中信都曾出现类似的问题,而且也根本没有什么“平安模式”,只是投行的主攻方向和执行力不同罢了,更没有“薛荣年模式”,薛荣年只是个打工仔而已。

不过这个“打工仔”性格强势、孤傲不羁,喜欢薛荣年的人会说,他聪明仗义,不喜欢他的人评价他“江湖气重”。

在投行界,他是很多年轻保代的偶像,他的传说也在业内广泛流传,比如,为了做一个项目,三个月不回家,与客户同居一室,比如为了赶材料,三天两夜没合眼,终昏倒在出差路上。

他善于与各种人物打交道,几乎能记住每个下属的名字和相貌,十分提携下属,在公司颇具魅力,他对新鲜事物保持着足够的好奇,他会和高管们在上开会,在微博上潜水与自己的儿子互动。

保荐人制度成就了薛荣年,他凭自己的天分和号召力打造了一个专业高效的保荐人团队,更幸运的是,他遇到了民企的资本盛宴——创业板开板,中国丰富的中小企业资源,给了这个团队一个的扩张良机,开创了一个小投行的大时代,但是,薛荣年也终被这个时代打下烙印,发行制度暴露出的种种弊端和投行纯通道业务的弊端,他终为之买单,但他应该是真正的“买单者”吗?

“薛总现在仍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和CEO。”5月14日,华林证券有关负责人表示,处罚公示期间,华林证券会尽早形成一个处理方案,向监管层反馈。

不锈钢螺帽电话
聚氨酯棒条筛网批发
浙江减速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