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西方国家在中东地区酿苦果国际视点

2018-10-28 12:32:57

西方国家在中东地区酿苦果(国际视点)

8月31日,利比亚民兵武装“利比亚黎明”的一名指挥官透露,该武装已经占领位于首都的黎波里的美国驻利比亚大使馆。图为几名民兵在大使馆门口站岗。新华社发

9月1日,“利比亚先驱”站报道,利比亚国民代表大会为年长的议员阿布巴卡尔巴依拉表示,如果利比亚的安全形势崩溃,整个世界都将遭受损失。8月31日,利比亚民兵武装“利比亚黎明”的一名指挥官透露,该武装已经占领位于首都的黎波里的美国驻利比亚大使馆。利比亚局势再次聚焦世界目光。

其实,不仅仅是利比亚,伊拉克、叙利亚、加沙地带乃至整个中东地区似乎都陷入了深深的动荡。西式民主成了一些政治、宗教势力煽动攻击和谋取私利的借口,西方国家推波助澜,进一步加剧了局势的混乱。回顾历史与现实,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与该地区的许多次动荡都脱不了干系,而动荡之后政治混乱和经济低迷的现状也引人深思。

利比亚后卡扎菲时代权力真空,国家政权运转失序

自卡扎菲政权倒台后,利比亚国内各派政治势力长期围绕议会议员选举、总理职位和组阁等争斗不息,乱象频出,整个国家政权运转完全失序。

自今年7月13日支持宗教势力的米苏拉塔民兵武装对支持世俗势力的津坦民兵武装及的黎波里国际机场发起攻击,武装冲突规模不断扩大。有研究报告显示,目前利比亚总共有民兵和各种武装分子25万人左右,民兵组织达到1700余个。从的黎波里到班加西,军事割据正将利比亚一步一步推向混乱深渊。

根据利比亚战后政治过渡安排,由“利比亚全国委员会”发展而来的国民议会负责制定新宪法并选举产生总统。但由于安全局势不稳和政治形势混沌,国民议会未能完成上述任务。6月25日,利比亚举行议会选举,国民代表大会取代国民议会成为权力机构。宗教势力主导的国民议会本应于8月4日向国民代表大会交权,然而国民议会议长努里阿布萨赫明却以国民代表大会在图卜鲁格召开会议“违宪”为由,拒绝向世俗势力主导的国民代表大会交权。

8月25日,国民议会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通过投票,决定解除阿卜杜拉萨尼的临时政府总理职务,并任命来自班加西、拥有政治学教授头衔的奥马尔哈西为“救国政府”总理。至此,利比亚出现了两个议会、两个总理对立的局面,国内局势可谓“乱上加乱”。

面对日益混乱的局面,那些曾经在2011年干预利比亚事务的西方国家,却纷纷选择“脚底抹油”,避之唯恐不及。有利比亚媒体就这一现状发表评论指出,利比亚正在被西方国家抛弃,任其自生自灭。

西方频频干涉让混乱蔓延,多国乱局不断加剧

2003年,美国以“在伊拉克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发动伊拉克战争,推翻了萨达姆政权,该国原有平衡被打破,恐怖组织和极端势力趁机在伊拉克长期发展,特别是“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近年来的迅速崛起,使得包括第三大城市摩苏尔在内的伊北部、西部和东部地区被占领,甚至一度威胁首都巴格达。自去年年初以来,伊拉克恐怖活动和暴力袭击事件频发,安全形势严峻。据联合国有关机构统计,今年上半年,伊拉克发生的各类恐怖袭击和暴力冲突共导致5500多名平民死亡,上万名平民受伤。

2011年3月叙利亚危机爆发后,美国要求叙总统巴沙尔下台,并对反对派大力支持,在叙利亚内战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叙利亚问题与伊拉克局势“相互感染”,极端组织得以利用混乱在伊叙边境大行其道。

在巴以问题上,美国一方面宣称“以色列有权维护自身安全”,对以提供军援,并要求哈马斯放弃武力,另一方面却对军事行动造成数以万计的巴勒斯坦平民伤亡视而不见。这种失衡的政策,显然难以化解双方的分歧。

有分析人士指出,西方国家的干涉不仅导致了利比亚等国家的动荡和战乱,也为恐怖分子在该地区的滋生制造了条件,不仅对中东地区安全与全球稳定带来负面影响,西方国家也日益受到恐怖主义的威胁。此外,由于地区局势普遍混乱,目前多个中东地区国家在应对本国事务时,逐渐呈现捉襟见肘的局面,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这一状况也疲于应对,“选择性忽视”正在成为常态。

西方国家“只破不立”,对中东乱局负有不可推卸的

在中东地区,西方国家当前的“漠视”和“遗忘”与此前的“关注”和“帮助”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一态度上的巨大扭转,或将使该地区多个国家面临诸多挑战。

首先,整个中东地区面临地缘版图碎片化的风险。在中东地区,部落和派系的分歧与制衡由来已久,外部力量的简单干预打破了原有的平衡,各种矛盾迅速公开化,促使分离主义抬头。其次,极端恐怖主义势力抬头。“只破不立”使地区权力真空增多,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只在军事打击上下功夫,忽视地区国家经济发展诉求,中东地区不少国家经济发展长期裹足不前,人民生活困苦,这些都成为滋生极端思潮的温床。,地区内部国家间的冲突不断加剧。西方国家对利比亚目前的乱局不管不问,使得区域内国家出于自身利益不得不进行干涉,这也加剧了该地区本已紧张的局势。

埃及开罗大学经济与政治学系教授玛格达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认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厢情愿地对中东地区推行其“民主模式”,而忽略了该地区的社会发展特点与现实情况。西方人一直想对中东地区进行改造,却又缺乏有效办法,以为移植西式民主就可万事大吉。然而,西式民主如何才能与这些国家的现实状况相匹配?这个的问题,西方人似乎从没有考虑过,而且正在对这一问题予以有意识的疏离与回避。

(本报开罗9月1日电)

点 评

王金岩(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中东研究室副研究员):利比亚战后3年,国家政治权威碎片化,经济发展不进反退,安全局势持续恶化。当前,宗教势力和世俗派别对国家政权激烈争夺,利比亚面临全面内战危险。3年前,西方国家以帮助利比亚推翻独裁统治和实现民主之名,强行更迭其政权。战后,他们分享利比亚的“经济蛋糕”。但面对利比亚安全局势的不断恶化,西方国家陆续中止与其的经济合作,全面撤侨。西方大国主导的相关国际组织也对利比亚权力机构的求助充耳不闻。

西方国家正面临众多国际热点问题的“炙烤”,对利比亚已选择性遗忘。更为糟糕的是,西方国家“新干涉主义”在客观上使利比亚成为恐怖分子滋生的温床,这不仅危害利比亚及其所在地区,也将阻滞整个世界的和平与发展进程。不仅仅在利比亚问题上,在中东地区,西方国家只考虑自身利益、粗暴干涉别国内政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正在一步步发酵。对此,西方国家已初食恶果,未来将面临更多挑战。

《人民》( 2014年09月02日21版)

原标题:西方国家在中东地区酿苦果(国际视点)

稿源:人民

作者:

汉峪海风
梨树苗
养森瘦瘦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