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梦幻中的蒙娜丽莎

2019-04-08 12:27:52 | 来源: 历史

小张是一个美术老师,业余时间喜欢搞一下创作,兴趣来了还会把作品上传到自己的博客上。近,他一时心血来潮,把一幅大学时期的人体画放到了博客上。博客的点击量是上去了,但一不小心这事却让老婆丽娟晓得了,一时间不依不饶地追问小张,那女的是谁,为什么可以脱光了近距离地让你画?无论小张怎么解释,丽娟就是不依不饶,并且大吵大闹,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出来,小张忍无可忍,竟动手打了老婆。这一动手,“家庭战争”就升级了,老婆一怒之下,抹着眼泪收拾行囊带着孩子就回了娘家。看着丽娟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抱着孩子哭哭啼啼摔门而去,邻居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过来劝和,院子里围了一堆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好言相劝,希望丽娟回心转意,好好回去过日子。可丽娟还是边哭边头也不回地走了。邻居们见状也纷纷摇头散了。60多岁的王姨妈叹了口气:“哎,这些个年轻人,真不懂家和万事兴,家闹遭祸殃的道理。”老婆走了,家里一时变得冷冷清清。看着一片狼藉的屋子,他也懒得静下心来去收拾。带上门,他一个人闷闷不乐地来到江边。此时正是枯水季节,长江水位很低。他坐在江边的一块石头上,一根接着一根地抽闷烟。一阵风吹来,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一条纱巾,正好落在了小张的肩膀上。他回头一看,一个女子正碎步向他走来。这一看不打紧,一看小张的三魂好像就掉了两魂。啊,这女子,简直是太美了!披肩的长发,瓜子脸,杏仁眼,微微上翘的小鼻梁,樱桃小嘴,两腮浅笑露出的小酒窝,修长的身材凹凸有致,亭亭玉立。“张老师,张老师!”女子喊了两声他才回过神农村污水处理设备厂家
,赶紧收回直勾勾的眼神,慌忙摘下纱巾问道:“这是你的吧?”女子腼腆地点了点头接过纱巾:“张老师,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哎!和老婆吵了架,心里不痛快,出来吹吹江风解闷。怎么,你也是一个人吗?”“哎!”女子苦笑一下摇摇头:“同是天涯沦落人哟!我把公司的一个项目搞砸了,被头狠狠地训了一顿,说不定明天就会被辞退走人。烦躁啊!”“所以你也来江边散散心?哦,对了,你是怎么认识我的啊?”女子莞尔一笑:“我的侄子在你们学校读书,有一天我去接他,正看到你在跟他补习美术课,你的水平好高哦。”“不是我的水平高,而是这个世界本来就很美,学会美术其实就是要学会拥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比如你,哦,不好意思,能告诉我你怎么称呼吗?”“叫我萍儿吧。”萍儿甩了一下披肩的长发:“你刚才说我怎么?”“比如你就很美,如果要我画的话,那么这张画一定会有价值。”萍儿高兴地一拍手:“那太好了,你明天就给我画吧。”“好啊,好啊!能为你画像,我真的感到很荣幸。”这时小张一扫心中的阴霾,反而觉得老婆一时离开并不是什么坏事。他们相约明天上午9点钟到沙滩那边坐定,一个做模特,一个作画。此时,他甚至有了一种想入非非的冲动。翌日,小张背上画板,带上画画的工具来到江边。他看了一下时间,离9点大约还差半个小时,再极目远眺,他看见萍儿正在沙滩上远远地向他招手呢。他高兴地一路小跑来到沙滩。“你好!我以为我来得很早呢,那知道你比我来得还早。”小张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萍儿收好了正在拨弄的,莞尔一笑:“要请大名鼎鼎的张老师给我画画,当然怕迟到啊。”她用食指指了指小张:“我可是对你的画充满期待的哟,你可不许随便忽弄我哟。呵呵!”小张拍拍胸脯,信誓旦旦:“你放心,不会!包在我身上。再说,像你这样好的模特,哪里去找啊,画得不好对我来说也是一个遗憾不是。”“切!贫嘴。”两个人对面席地而坐,一个摆着pose,一个拿着画笔勾勒。此时江面上不时传来波涛拍岸的撞击声。两个年轻人坐在沙滩上,渐入佳境,几乎达到了物我两忘的境地。不一会儿,画画好了,小张跑过来和萍儿并排坐着:“看看,满意吗?”萍儿接过来一看,微微点了一下头:“嗯,还行吧。”小张一听,心里不大高兴了。心想这幅画我倾注了毕生所学,非常严谨,非常认真地画的,怎么就只一句淡淡的“还行吧。”不免悻悻地问道:“怎么,不太满意吗?”“哦,不是不是,你画得非常的好!只是我觉得画个半身画像不免有一点遗憾。这样,反正现在时间还早中国农机供应
,不如你给我画个全身的吧,你画好了,我要把它们拿回去好好珍藏。行吗?”“当然行啊。不过虾酱价格
,刚才看你的样子把我吓了一跳,我还以为自己画得不怎么样呢。”“怎么会呢,我信任你才让你画的啊!来吧,你站到对面去,我们再来开始。”小张又重新站在对面,对着面前的美女认真地勾勒起来,生怕有一丝的瑕疵会引来美人的不悦,哪怕是她轻描淡写地说一句“还行吧”,对他仿佛都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他屏住呼吸,心无旁骛,一丝不苟地画呀画,不知不觉间,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时间已经到了晌午了。此时,一阵江风吹来,撩起了萍儿的长裙,那白色的长裙仿佛就像天鹅的翅膀一样美丽,小张抓住这美好的瞬间描绘、收笔,一个美丽的少女就跃然纸上。“好了。”小张忐忑不安地把画递给萍儿“你看看,满意不满意?”萍儿接过画一看,冷不防在小张的脸颊上“啵”了一口:“真好看,太美了,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呢!”小张摸着脸上香吻处,呵呵一笑:“让我给画取一个名字吧,来,给我。”他接过画想了一想,拿起笔刷刷写了几个艺术字,递给萍儿。萍儿接过画一看,不禁高兴得手舞足蹈:“《梦中的蒙娜丽莎》,啊哈哈哈哈,好,好,太好了!不过,我可没有她美哟。”小张在一旁笃定地说:“有!毫不夸张地说,在我心里,你比她还要美。”正说着,萍儿的响了:“喂,是我。什么,饭做好了?好,我马上回来!”她握住了小张的手:“你看,家里人催我回去吃饭。张老师,谢谢你了!要不,你就到我家里去吃饭,好吗?”小张脸颊涨得通红,他摆了摆头腼腆地说:“不了。我还有事,以后再说吧。”“那好吧,不好意思,我先回去了。”说完,萍儿转身就走。“等等。”萍儿不解地回转身来问道:“还有事吗,张老师?”“你明天有没有空啊?我还想给你画一张彩色的。再说,我也想明天带个相机来,把这两张画拍下来留个纪念。明天还是这个地方,还是上午9点钟,好吗?”“这个呀……”萍儿稍微犹豫了一下,而后望着小张期盼的眼神,肯定地点了点头“嗯,好的,明天不见不散。”望着萍儿渐渐远去的身影,他虽然有一点惆怅,但更多的还是快乐。他想起了在大学上哲学课的时候,老师曾经说过,与一个不爱的人在一起,一分钟就像一小时,相反,与一个心仪的人在一起,一小时就像一分钟,这话真是太他妈的哲学了。小张美滋滋地想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家门口。他掏出钥匙插进锁孔,却见门锁耷拉着垂在门上,房门是虚掩着的。他再猛地推开房门,天啦!房间里空空如也,就连灯泡灯管也不剩了。他赶忙给丽娟打,问他为什么这么绝情,趁他不在家的时候把家里全部搬空?并说,我们虽然是夫妻吵架,但是你我都没有提出离婚,你为什么要事先搬空家里的一切?哪知,那头却传来丽娟轻蔑地回答:“什么搬空啊?你别想用这种老土的方法骗我回去。神经病!”小张一愣,感到事情不妙,可能是家里被人盗窃了,他立马打报了警。接警后,警察赶来勘察现场,然后把小张带到警局进行了询问,并做了笔录。,一个姓许的警官告诉他,据分析,你可能是遭遇了有组织的团伙盗窃作案。那个自称萍儿的女人有重大作案嫌疑。因为你老婆要回娘家时,街坊邻里就围了一堆人,很可能这里面就有盗窃团伙的人。他们得知情况后,通过密谋,先安排萍儿与你“邂逅”,然后约定第二天的一个时间段,以你老婆娘家人的名誉,大大方方地开车来到你家,实行了搬家式的盗窃。同时,萍儿巧言令色拖住你,好让他们有充裕的作案时间。萍儿接听的中“饭做好了”实际上是一个暗语,表示他们的活已经干完了,然后她借机离开。小张虽然对许警官的分析无不赞同,但是他就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萍儿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可爱,她能是盗窃分子么?许警官手托着下巴,严肃地告诉他:“人的外表美丽,并不代表心灵的美丽。不信的话,你明天上午再去赴约,看她还会不会出现在江边的沙滩上。”告别了许警官,他一个人踽踽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口里不住地嘀咕,她那么可爱,那么天真,会是贼么?不可能,不可能吧……第二天早晨8点刚过,他就来到江边他们约会的地方,他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他坐在沙滩上,望着那一片斜坡,多么希望看到萍儿从斜坡上碎步来到沙滩的倩影,看到她的眼神,看到她的笑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8点半,9点,9点半,10点……小张眼望着回流的江水波浪翻滚,像祥林嫂一般不住地喃喃自语:什么蒙娜丽莎,其实是蒙了泥沙,是我的眼窝里蒙了泥沙……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