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康熙景陵在1945年被盗现场一片狼藉

2018-10-28 11:48:34

康熙景陵在1945年被盗 现场一片狼藉

抗战时期,有个盗匪曹志福原系冀东一带的青皮混混儿,他七拼八凑成立了支杂牌队伍,近水楼台,于是脑筋也动到皇陵上,选定先盗景陵。爆破手把石墙炸碎后,走不几步又有一道飞檐重柱高耸的石门,大家正在犹豫是否再用炸 药,突然有人发现石门左侧,窗槛之间有一道石槽,镝杵鎏金,有人认出那是启闭石门的主钥。有几位巧手盗匪,摘下来用扁鸭嘴一头,在门框地轴之间三拨五弄,里面顶门石球,居然松动。大家合力一推,石球归在槽,石门迓然而启。玉门琼构,一共五道,如前庖治,一一应手而启,再前就进入玉清金阙康熙寝殿式地宫了。寝宫正中是一座巨大汉白玉石床,康熙金棺居左,其余后妃金棺依序排列,床前设有玉案,所谓康熙四宝就陈列在玉案之上。大家正在忙于打开棺木,有两个盗墓有经验的积匪,早就看准天家珍异,把四宝拿起揣在事先准备好的洋面口袋里了。 这次盗墓据说金器论斤,珠宝以香炉为单位来分配,事后追查四宝,只在一姓穆的家里搜出一只翡翠狮子,曹志福以姓穆的队长胆敢私藏国宝为由,捏个罪名把他毙,狮子没归己有。至于其他珍异流落何方就无人知晓啦!曹匪食髓知味,咸丰的定陵、同治的青陵,也都一一洗劫。只有顺治的孝陵,传说顺治逃禅剃度为僧,坐化翠微,孝陵只是衣冠之葬,并没有殉藏宝物。所以东陵五帝陵寝,只有顺治孝陵没有遭殃。 第七章 文明与野蛮的较量倾圮残宫又遭劫:土匪再盗东陵(3) 虽然定陵始建于咸丰九年,但大规模营建还是在咸丰帝崩逝之后,兴工不久,在定陵的规制上曾引发了一场争论,工部侍郎宋晋认为慕陵裁撤了大碑楼、石像生、二柱门、方城、明楼,将隆恩殿、东西配殿规模缩小,朴实无华,节省了民力。而且,文宗帝后停棺待葬,山陵工程宜抓紧进行,应仿效慕陵规制营建。宋晋的建议遭到了礼亲王世铎等人的驳斥,,两宫皇太后采纳了世铎的建议,以祖陵的传统规制为主,又效仿慕陵裁撤职了大碑楼、二柱门,地宫内不再雕有经文、佛像等。定陵的规制成为后世惠陵、崇陵效仿的蓝本,具有承前启后的作用。 定陵的用料分为两类,一类为筹办的物料,有咸丰帝生前陆续采买的,也有咸丰帝死后从各地调运的;一类则为原宝华峪陵寝的旧料。宝华峪陵寝原为道光帝陵寝,因地宫出水被废弃。使用那里的旧料,主要是为了节省开支,同时也有缩短工期的因素。据档案记载,所用的旧料大部分为石料,如石门、石像生、石望柱等大件白石计65件,各种旧砖605464块,旧隔扇62扇,坎窗24扇,节省白银20多万两。当权者知道节省民力物力当然是好事,但从另一个侧面我们也可以知道,此时清朝的国力,已不复“康乾盛世”的辉煌了。但是在盗墓者的眼里,这还是一块相当有油水的肥肉。 其实盗掘定陵的人,我们并不陌生,他就是和王绍义一起盗康熙大帝景陵的人:黄金仲。 为了谋划盗定陵,黄金仲已经是两天三夜不曾合眼了,他焦灼地在隆恩殿里来回走动,想到不久前跟王绍义合伙盗掘景陵成功后所分到的稀世珍宝,心中就有着止不住的得意与亢奋。试想,如果这次盗陵顺利的话,凭他的人力,他可以同时将咸丰、同治和慈安太后的三座陵墓打开,所得到的财宝将是盗掘景陵的三倍。想到此处,黄金仲禁不住自言自语:“我黄金仲要将清东陵所有没有被人盗开的大小皇陵,一个一个地统统掘开!” 与上次盗景陵不同,这次盗陵由黄金仲独自一人指挥。按事先的分工,由王绍义等人指挥盗掘惠陵、定东陵,由于自己不太懂古陵的建筑结构,指挥失误,故此进度迟缓,心中焦灼。 经过几天的挖掘,他们终于将定陵的地宫打开,然而就在打的同时,就听见有人大叫:“天呐,不好了,地宫里有毒气!”随着一声惊叫,刚打开地宫入口的人们潮水般退下。霉气逐渐散尽后,人们渐渐安静下来。这时,黄金仲命令下属要不惜一切代价,进入地宫,炸开石门!就在这时,参与盗定陵的一个小头目来向黄金仲汇报一个非常不妙的消息:定陵的地宫有积水! 听到这个,黄金仲十分吃惊与懊恼,他本以为炸开石门后,劈开棺材,就能将宝物轻而易举拿到手,谁知在地宫里又发现滔滔大水,他浓眉紧蹙,胸中再次燃起烦躁的怒火。 然而,所谓魔有魔法,贼有贼招,地宫的积水并没阻止了盗贼的步伐,为了能够顺利地得到地宫的宝物,这伙盗贼转身到隆恩殿香案顶上拿下大匾,再加上两扇紫檀门板,稍一捆绑,竟然做成一个竹伐,一个小时后,这伙亡命之徒坐着“船”划进咸丰和萨克达氏的棺椁前,跳上棺椁,挥动利斧、劈棺扬尸,将随葬物品洗劫一空。 惠陵被盗过程 如果说咸丰是不幸的,那么他的儿子同治皇帝爱新觉罗载淳就更加的不幸了。因为东陵诸陵中,被盗匪光顾次数多的可能就要数同治皇帝的惠陵了。 惠陵是清穆宗爱新觉罗·载淳(同治帝)的陵寝,位于景陵东南三公里处的双山峪,载淳在位十三年(

外墙岩棉板厂家
公示栏
新城大都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