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黑油黑心热点专题红餐

2018-10-28 12:37:39

黑油·黑心-热点专题-红餐

编者按:江西1600吨地沟油流入广东,此消息经中央电视台播发,犹如一枚重磅炸弹,引发市民对食用油的安全焦虑。据江西南昌警方通报,勾兑这1600吨问题油的工厂就位于东莞洪梅镇,名为中天食品公司。然而,问题油“炸弹”的硝烟尚未散去,把守在洪梅中天食品公司门口的治安员还未撤离,离洪梅镇不远的中堂镇,一家名为永隆食品厂的成品油工厂,仍在日夜开工、加班加点赶制“黑油”(见报道:卧底调查中堂黑油工厂,暴利“黑油”日产7000斤 )。我们这期的“黑油·黑心 ”话题,正是在此背景下展开的。

A “黑油”泛滥,当对官员追责 正所谓“不打不知道,一打吓一跳”。尽管从摧毁地沟油犯罪络的数量来看,全国范围内打击“地沟油”行动可以说成绩斐然。但是,从此前发现地沟油已流入政府部门食堂,到如今曝出正规油企制售黑心油。在如此严厉的打击之下,“黑心油”居然还能不断“上位”,人类看来已经无法阻止“黑心油”的无孔不入了。 正所谓“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只要市场上存在“黑心油”,就必然会对正规食用油形成挤压,“黑心油”通过地下链条挤占了低端市场之后,必然会抢占原本的低端食用油厂家的市场和销路,这类低端厂家要想继续存活,恐怕也只能向更具“竞争力”的地沟油等举手投降,当这类正规油企与“黑心油”沆瀣一气之后,其价格优势和背后的暴利,又将引发新一轮多米诺骨牌的倒下。工厂每天勾兑“黑油”7000斤,是不是真的能成不透风的墙?又如何能障人耳目?各监管链条为何纷纷在此成为盲区,无疑更值得反思并追责。 基于上述视点,从根本上治理“黑油”,的确需要及早跳出“劣油驱逐良油”的怪圈。但这并不能全靠消费者的“火眼金睛”或“只买贵的”来避免,而恰恰需要食品安全监管的真正到位。在这方面,日本的经验或可借鉴,日本将食品安全问题全部归于政府,出现食品安全问题,政府及其官员必须被问责,而不能仅仅让个别的制售者当“替死鬼”。事实上,尽管地沟油、黑心油监管可能确有难度,但有难度却并非没有办法。只有真正从监管入手,厘清了政府监管,真正从机制上确保上市食品的安全底线,并让“黑心油”制售链条上的各个环节都为此付出更高昂的代价,市场才不会被扭曲,“劣油驱逐良油”的怪相,也才不会堂皇上演。□吴哥 B 看看国外如何治理“黑心油” “黑心油”之所以禁而不绝,就在于其利益链上每一个环节都有暴利产生。江西1600吨地沟油流入广东,负责勾兑这些地沟油的便是东莞中天食品公司。包括后来卧底发现的另一家黑心油生产厂家,东莞,又是东莞,总是东莞,真令人悲催。 地沟油经过滤提纯后,确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针对内地地沟油对社会的极大危害,近日澳门还发表了社论,建议产业化开发地沟油资源,如用来生产生物柴油等,经济效益非常可观。

但是,笔者对上述产业化开发地沟油提法并不认可。这是因为:,如开发成产业后就需要有源源不断的原料,即从餐馆收集泔水、捞地沟油依然无法从源头杜绝;第二,资本是逐利的,如果商家将地沟油卖给人吃比卖给汽车烧赚更多的钱,大众依然存在食用地沟油的潜在风险;第三,现存油料市场混乱,单纯依靠政府监管存在困难,只要市面上有地沟油存在,就难保它不进入食物链;第四,如果从环境角度出发开发地沟油,该产业必须依靠政府补贴才能生存。如果上的厂家多,则盈利空间就小,如果上得少,则原料运输成本就大,离开了财政补贴就难以维持下去。长期下去,无法依靠产业化解决地沟油问题。 我们不妨来看看国外是如何治理地沟油的———

在英国,如果餐饮企业私自将厨余废油倒入下水管道,无论数量多少,都将被课以高额罚款。在日本街头,经常看到标志鲜明的垃圾车从居民区进出,那些垃圾车使用的燃料,就来自地沟油。日本地沟油由专业公司回收,并以较高价格卖给日本政府,政府则将地沟油提炼后,用于垃圾车的燃料。此外,回收来的地沟油还会加入蓖麻油,以防重新被食用。因为蓖麻油无法食用。这样,不仅方便提纯使用,还从源头阻止地沟油重返餐桌。在德国,每桶泔水都有“身份证”。上个世纪70年代,德国有不法商贩收购餐馆泔水加工地沟油,再悄悄卖回餐馆。此种丑闻经媒体曝光后,引起德国政府重视,推出了以餐饮企业为重点管理对象的泔水回收法律。依据法律规定,德国餐馆开业前必须与政府签署“泔水回收合同”,这样该国餐饮业排放的每一桶泔水都有“身份证”,依靠法律杜绝了地沟油流向餐桌。 对于地沟油、黑心油等,消费者和政府部门必须做到“零容忍”。但是,消费者又难以避免遇到地沟油,如何解决这一矛盾?其实,解铃还须系铃人,从源头斩断黑心油,需要消费者自身配合,主管部门更要负起来。具体地,要在地沟油可能产生或泛滥的不同环节进行“围追堵截”。法律部门也应制定针对地沟油黑心油危害的专门条文,加大惩罚力度。总之,从源头斩断地沟油利益链,除了政府的监管外,地沟油或黑心油制造者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乃至生命代价;使用者要付出企业关门并不能从事企业的代价;消费者要了解地沟油的原料来源,自觉减少浪费,不能给地沟油黑色产业留下任何可资赚黑心钱的原料。 □高明 C 查查永隆食品厂有无保护伞 永隆食品厂开工已两年,办有正规的工商登记执照,按照其每天7000斤的平均产量,即便抵消部分凝固退回的产品,两年来也已经向市场供应了数百万斤问题油。永隆食品厂实行高频率、每批少量发货的销售模式,这也意味着,该厂出产的问题油绝大部分已经销完,并被吃进市民的肚子里。 笔者认为,东莞市应及时将查获情况特别是永隆问题油假冒品牌、产品容量规格等向市民播报,提醒购买食用过问题油的市民及时安排就医体检,并通报问题油销往的市外各地。监管执法部门要逐批次清查永隆问题油销售点是否依照过规定,将产品送检等情况,对未履行过查验、送检的,相关超市、农超市场点经营者需为问题油影响本外地市民健康承担部分补偿和赔偿。 更重要的是,东莞市纪检监察、检察部门应介入过问此事,对证照合法的永隆食品厂两年来竟能安然无事地从事问题油生产销售一事,就执法不严甚至可能存在的徇私情况开展彻查。去年11月,南都曾披露深圳光明新区一家名为“海发酱料厂”的无牌无证工厂4年多时间内出产大量假冒伪劣调味品的,问题企业曾被市场监管部门多次查处过,但每次查完后工厂照旧经营;深圳市检察机关介入此事很快摸清,多名市场监管人员正是问题企业的保护伞,收取贿赂为其提供庇护。“合法企业”永隆食品厂会不会同样获得过庇护?如果没有权力庇护,东莞市、中堂镇市场监管部门监管是否存在缺漏,有没有官员渎职?在这方面,东莞官方需尽快给出一个明确说法。 □hiecy D “黑油”两年未被发现令人生疑 我们正生活在一个食品安全风声鹤唳的环境里,这一点一再被“问题油”案的曝光所证明。道德,良知,法律意识,对于一个规则式微的社会,指摘与呼吁已经渐渐失去了价值,力量微弱。 黑心油和“潲水油”的泛滥,官方的说法,可抽象成两点:一是查处和打击越来越难;二是专家明确表示,问题油有毒有害。抽象地讲,前者是能力与方法问题,后者是法律问题。说法很委婉,不是不想管,而是不好管、定罪难就如两座大山,遮蔽了监管者的“慧眼”。这样一来,监管者便轻松完成了去化,不用负责了。 我们承认查处难,因为生产者常常“躲猫猫”,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群众的力量无处不在。监管部门不能及时发现,可以理解,但长期不能发现,就令人生疑。正是职能部门在黑心油处理上的暧昧、迟缓,甚至背后的利益链,已经为问题油的泛滥作了铺垫。 □朱忠保

嘉乐城
琳珠华庭
美的国宾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