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姚明吐槽体育总局市场在为行政打工

2019-02-26 17:55:57 | 来源: 时尚

姚明吐槽体育总局:市场在为行政打工

昨日,全国政协委员姚明接受新京报专访,谈体育产业发展面对的困境和机遇。新京报 薛珺 摄

去年10月,国务院46号文件《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发布,体育产业成为体育界的热词。

取消赛事审批,给更多社会团体和民间资本办赛事的自主权,被认为是我国体育产业发展史上重大的突破之一。而提议人姚明对这个提案被采纳的评价,是万里长征步。

昨日下午,全国政协委员姚明在驻地接受新京报专访,谈提案被采纳、讲发展体育产业的思考、聊履职政协委员三年的收获。

姚明接受采访时很专注,他会先连续讲上几分钟,顿一顿,想想自己的表达是否已经充分,然后继续探讨。

在聊到体育场馆的管理是否满足市场化的需求时,姚明自问管理的现状到底如何了,随即追问,你了解吗?

姚明一怔,这是我下一份提案,憨笑。

1谈 意见写入文件

东风有了,还得草船借箭

新京报:去年4月参加政协双周协商会时,你关于取消赛事审批的意见写进了国务院46号文件,有没有预料到这个结果?

姚明:很意外。因为从交提案到文件发下来,前后就半年的时间,我没想到会这么快。

新京报:出台的文件《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是否可以很好地解决你提出的那些问题?

姚明:它是股东风,我们算是借来东风了,但总不能有了东风就开船出去烧赤壁啊,还得草船借箭吧,还得周瑜打黄盖吧。因此这个文件只是个必要条件,但还不是充分条件。

新京报:在你看来充分条件是什么?

姚明:我现在能想到的充分条件,首先是体育场馆的管理是否跟得上市场化的节奏,还有赛事组织,包括审批制的取消。举办比赛离不开公安、消防和急救,过去拿着审批单找他们就行了,以后别一个审批取消了,三个审批出现了。

新京报:你认为这个文件的出台,是你的意见促成的吗?

姚明:这次国务院46号文件,从我提案到出台就小半年,这么快就出来,说明我的提案不是必要条件,也不是充分条件。国务院的领导们肯定已经感受到社会上对体育的需求,体育对社会的重要性,可能已经讨论过,正赶上我的提案在这个时候出现,时机正合适。

2谈 取消赛事审批

体育市场在为行政打工

新京报:去年我曾和拳击运动员邹市明聊过这个话题,他也说,赛事审批制制约了职业拳赛的发展,你所了解到的影响还包括那些?

姚明:其实都一样。比如说国内的篮球比赛,每年办多少,怎么办,都需要总局下面的直属机关来批。任何一项售票形式的比赛都如此,只要你卖一张票,程序上都要批。

新京报:作为俱乐部的老板,你曾经因为赛事审批而受阻吗?

姚明:我还真没办法举出例子,因为我们都知道这个规则,如果觉得会受到阻力,那就不去办了。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那就不玩了,不玩了市场就起不来了。

新京报:取消赛事审批后,体育市场的激活可以实现吗?

姚明:取消激活的只是赛事的举办,但要把资本市场激活还要从产权上运作。拿我们国家的体育法来说,体育法是1995年修订的,现在20年没改过。里面规定任何体育赛事的产权归体育总局,也就是说你从头到尾把一项赛事忙完了,但比赛不属于你,说到底体育市场在为行政打工。

产权不归你,场馆也不归你,你觉得市场资本会有多大的积极性?

新京报:但我注意到国务院发布的这份文件里,对体育市场是有长期规划的。

姚明:这份文件里提到了取消赛事审批,取消赛事审批不是目的,是手段,我们不要为了取消而取消,我们的目的应该是实现体育产业的市场化。

文件里说计划到2025年体育产业达到5万亿,但是5万亿不应该是我们的终目标,目标应该是5亿的体育消费者、从业者。

新京报:针对这些问题,你觉得有那些好的解决方案?

姚明:今年两会我们体育界在分组讨论时,已经有委员建议修改体育法了。另外管办分离也说了好多年,因为目前从上到下还是几块牌子一套人马,但自己革自己的命肯定很难。

3谈 政协履职感受

我的提案里有团队成果

新京报:外界称你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直言不讳、敢言,你如何看待这种评价?

姚明:其实我也尽量在寻找一些事情的平衡点。很多事情如果完全撒开了去说,反倒会把事情办坏,但我这次提意见,要求取消赛事审批,确实是比较直白的。如果你注意到我2013年的提案,你会发现那时我更平和。

新京报:作为政协委员你还曾提出过什么建议?

姚明:2013年的提案是关于体育部门分类改革。现在有种声音,说发展体育产业了金牌还要不要,但体育产业的衡量标准是金牌吗?不是金牌,是社会效益和就业率。那什么样的项目可以发展为体育产业?足球、篮球、球这些有社会号召力和社会基础的,什么项目又可以拿金牌?射击、体操、跳水、举重,那能不能实现项目之间的分类化改革?我2013年就提了这个提案。

新京报:去年有问你提案是否是自己写的,你回答说我要说是我自己写的,你信吗,今年再被问到这个问题你会怎么回答?

姚明:说实话,提案让我自己一笔一笔写出来,这是不可能的,这都是大家一起讨论的,你比如说提案的调研,里面会有团队的成果。

新京报:作为委员,两会上不光要交提案和建议,还要讨论很多报告,你是运动员出身,对于预算报告这样比较专业的内容,你会提前做功课吗?

姚明:(大笑)确实,对于宏观经济这样的讨论,对于我们来说是有点累,但我们也在逐渐发展。可能十几年前的体育界委员,讨论的更多是怎么搞竞技体育,怎么拿金牌,如今我们讨论的已经是如何搞体育产业,涉及的面就更广了。

新京报:作为政协委员,今年还会关注那些领域?

姚明:关注一些经济领域的话题,经济是每个人都关心的,包括一带一路这种国家发展战略。我也在着手下一份提案,但可能时间会长一点,也许赶不上2016年的两会。

新京报:做了两年的政协委员,你觉得自己有了那些变化?

姚明:在我个人看来可能更专注了,这次上会就带了两套衣服,一套西装是进大会堂穿的,然后就是这套(指指身上的运动外套)。

取消赛事审批不是目的,是手段,我们的目的应该是实现体育产业的市场化。全国政协委员姚明

采写/新京报 贾鹏 实习生 罗婷

感冒好了咳嗽没完没了
高烧不退 浑身发热
小儿感冒药中药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