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难忘继母情

2018-11-08 17:52:14
难忘继母情 1974年母亲与我们一家3口的合影。

●何杲 再有十多天时间,明年的1月1日就是我的继母去世十周年的日子。

10年来,我和家人无时无刻不在怀念和挂牵她。

1942年,我三岁时,亲母病故,小小的年纪我便失去了母爱。

是继母来到我家以后,把呵护和疼爱重新带给了我,使我又有了亲情和欢笑。

继母出生在上世纪二十年代,一个做糕点的小作坊人家。

骚乱、战争、贫穷使她无缘读书识字。

解放后她参加了街道办的识字班,如饥似渴地学习,从练习写自己的名字开始,几年下来竟能看点简单的书报。

她大约是尝够了没有文化的痛楚,对我的成长始终抱有殷切的希望。

记得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年过节,她让我带着姥姥家做的几包豆糕,去送给学校里不能回家的外地老师表达一点情意。

我年幼不解,她却说:“老师教你们学文化不容易,你应该懂得尊重人家。

”识不了几个大字的母亲,是多么希望老师把我培养成识文断字的人,待长大后不再像她那样地生活。

那时候,我家十分清贫,全家七口人全靠父亲那点微薄的工资度日,生活过得紧紧巴巴。

她含辛茹苦,既要操劳一家人的温饱,又要顾全大家的穿着。

我是老大,弟妹的衣服经常是我穿剩下再往下传,不穿上两三茬绝不丢弃。

我常常听见她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笑破不笑补”,我也常常看见她在昏暗的灯光下为我们缝补衣裳。

家中没有衣柜,每人只有一个小包袱,里边是打满补丁却洗得干干净净的裤褂儿。

为了让一家人保持基本的温饱,她精打细算,节衣缩食。

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食粮实行定量,每天她都把全家的米面按照当天的数量用秤称好,严格控制掌握,避免月末接不上茬。

那时副食也很紧缺,她经常是等大家吃完饭,自己去啃窝头就咸菜。

偶尔见点荤腥,她也是往我们的碗里拨。

每到这时,我的心就怦然而动。

继母时刻关注我的成长,小时候,我的一声咳嗽、手上擦破一点皮,都会引起她的心痛焦急。

长大后,不仅关心我的工作,就连我的婚姻也缘于她的关注和努力。

几十年来,继母待我视同己出,胜似亲生,我们娘俩之间没有冷漠隔阂、没有讳言偏见。

从她进我家起直到老人家78岁去世,我叫了她一辈子妈,她则一直亲昵地称呼当初亲妈给我起的乳名“宝子”。

岁月悠悠,思念不断,想起继母几十年对我寸草心般的爱,一幕幕情景至今依然鲜活地映在我的脑海中。

我和继母虽无血脉之亲,但温暖融洽、亲密无间,她把对我的爱留在了丝丝白发和条条皱纹里,我则把孝和敬融进了自己心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